我是杆子啊

伽罗即上帝,吹伽即正义。
微博:杆君读杆不读杆

大家好,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朋友@ 安迷修

绝对领域啊!!!!!!!!!!!

字不重要

我儿子和自设

想了想还是 @魇画 。。。

非常开心
谢谢大家
我一开始是打算来白嫖的,但是觉得不好意思就交点党费,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我,还fo我
我也有想过能涨粉只是没想到这么快,7月份来的老福特,到现在竟然快两百fo了,真的很开心
谢谢大家
非常感谢
我本来就是个很没有自信的人,但是看到图和文有这么多人喜欢真的非常开心
我已经没有除了开心以外的词来形容我的心情了
能遇到那么多太太能遇到那么多天使我真的很开心
非常感谢
我以后会更加努力的!!
谢谢大家!
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p2是目前有意向的手书配曲
宝贝们想看哪个尽管说
基本cp向的   【可以问!!

能碰到电脑我立刻画!!
就当是感谢大家fo我!!
非常感谢!
点图点文也可以!!!
【醒醒你还有点图没画
欢迎大家来找我玩!!!!
QQ2446245298!!!!!欢迎戳我!!!留戳也行!!!!!
我爱你们!!
————又是分割线————
然后就是开学了,周末会在的!!!
祝大家开学愉快!!!学习进步!!!
晚安!!啾咪!!
@所有人【。

【伽小/伪全员】军训还被塞狗粮是什么感受

仍旧是站军姿时产生的脑洞
假的论坛体
假装学生都是我和 @阿九_看见我请催我去画手书 【走好不送【。
ooc歉
错字歉
是校园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教官有没有女朋友?”
在嘈杂的喧闹声中忽然听见这个问题,伽罗和学生们聊天的嘴突然卡了壳,不过幸好问问题的学生非常多,这么一个问题立刻被压了下去。
松了口气,故作镇定地继续谈笑,假装忽略了这个问题。
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,像是打破了湖面,一石激起千层浪,这个问题很快又回到了大家嘴边。
“对啊教官,有没有女朋友。”
“有吗有吗…”
“好看吗?”
“带来看看啊——”
……
伽罗:脸上笑嘻嘻心里mmp.jpg
“别,别问了……”伽罗慌乱地抓着头发,咬住下唇磕磕绊绊地试图转移话题,“八卦什么,想深蹲吗——”
“500+Miu问题!教官有没有女朋友啊——”
学生们你看我看地挪揄着,纷纷猜测着他们近乎完美的教官有没有女朋友什么的。
“没有媳妇不科学。”
伽罗咽了咽口水,控制住自己不去看操场另一边,将眼神直直的控制在正前方。
“教官能留围观号嘛?”
“是呀,说一下吧,很想关注啊。”
伽罗回过神来,挠了挠后脑勺,摇摇手说“我围观没什么东西的,不用关注吧——”
头顶的太阳升得老高,毫无遮掩的操场简直是一块烧烤架,烤得上面的人外焦里嫩的。
“嘛,即使是在休息时间,不舒服也要跟我讲啊……”
伽罗觉得自己脸上也烫烫的,像是中暑了一样。

“我找到了我们教官的围观——!!”
这一句话立刻将死气沉沉的班级群炸开了花。
“卧槽赶紧发上来!”
屏幕上充斥着这一类过激话语,迅速上升的对话框眼花缭乱。
“等等你们冷静一下我翻不到记录了!!”
“什么冷静?!!军训拍不了照片我他妈狂舔围观啊!!!”
“行了教官没骗人,他围观真的啥也没……”
“话说真的没有人找过教官围观的吗……”
“ID就是伽罗233333”
“什么那么可爱的吗hhhhhh”
“刷爆。”
“刷爆。”
“没自拍,醒醒吧。”
“恩,好像全都是生活照,教官没露脸。”
“朋友们。。”
“对啊根本没有教官我悲伤。。”
“朋友们。。。。。”
“楼上你想说什么。。。”
“我。。我在教官围观上看到了隔壁班教官。。”
“恩?那个口无?”
“好像是诶,有好多。。”
“什么难道你们看围观都不看头像的吗。。”
“没人发现教官头像就是他吗。。”
“emmmm”
“emmmm”
“emmmm”
“emmmm”
屏幕上出现了一长串意味深长的字母。

“教官有男朋友吗?”一个学生小声的问到。
伽罗抿了抿嘴,不用看也能感受到全班学生炙热的目光。
“好好训练,完了再说。”伽罗轻咳一声,从草坪上站起身来。
下面学生偷笑着回了自己的队列。
依旧控制着目光不去看操场另一边。

“好想听教官说话…”
“我也是…”
前方躲在树荫下的人正专注地玩着手上的魔方,丝毫不去理会学生们的谈天。
像是怕吵到教官一般,全班同学都放低了声音,和隔壁那个班形成了鲜明对比,那边时不时传来“六个六啊,”啥啥啥的声音,而这边可以说是死气沉沉了。
其他班教官都有说有笑的,有个班的红毛教官更是和学生们玩起了游戏,比学生还开心,还帮着其他班互送晕倒的学生,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似的。
“2排的教官好帅啊。。”女生抓了抓邻座同学的衣服,示意她看向那边。
“虽说不是很喜欢黑皮,但是,好想和他拍张照片啊,真羡慕2排学生……”女生托住脸,嘟了嘟嘴,“你怎么就不夸6排教官呢…帅得一比。”
“哦,太远了看不清楚。”
“卧槽hhhhh有病吧你”
聊得出神的两人突然感觉到了班级的骚动,顺着同学的手指看向前方。
树荫下平白多了一抹幽蓝。
“是他是他就是他!少年英雄…呸!6排教官!!!”女生激动地摇着她的手臂,双眼却死死盯住树荫下坐在一起的两人。
伽罗盘腿坐在自家教官前面,几乎完全挡住了他的身影,加上距离有些远,根本没法分辨自家教官有没有说话。
“cp吗?”女生眯起眼,看着两人似乎是在交谈的身影,推了推眼镜。
“蛤?你说啥。。”
“要知道世界上有种超自然现象叫做腐眼看人基。”
“心情复杂.jpg”

“欢迎回来!”学生们鼓着掌起哄,热烈欢迎着空手而归的教官。
“小兔崽子们,”伽罗揉了揉鼻子,“满意了?”
“天长地久!”
“百年好合!”
“白头偕老!”
“出门左拐!”
“民政领证!”
“十块我出!”
“走好不送!”
太阳高高的悬在头顶,光线毛毛的爬在脸上,一阵一阵的灼烧着。
大概可以光明正大地看操场那边了吧。
“都停一停,”伽罗有些苦恼,几步走到班级前面,说道“起立。”

“学生问了我们的关系。”伽罗坐在小心面前,咬了咬下唇。
小心把手中的魔方放在一边,抬头对上伽罗的视线。
像是收到了谁的审判一般,伽罗缩了缩脖子,不安地将手中的水瓶递了出去。
“谢谢。”小心将水打开,喝了一口便又拿起了魔方扭动起来。
“他们还找到了我围观号。”伽罗像是在汇报军情,将现况全部告诉了小心。
“我知道了。”
“恩…”伽罗抓了抓脸,眼神在恋人脸上停留了一阵后便不再去看他,轻声说道,“你身子凉,太冷的水别喝……”
“就喝你的了,回去吧,你的学生炸了。”
“……嗯。”看来小心思被看穿了,伽罗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便一步三回头地回到了自己的阵营。
小心深吸一口气然后全数呼出,从地上站起来,几步走到班级面前,说道
“起立。”

————线下番外————
“你看2排教官围观了么。”
“花心?没。”
“卧槽你他妈给我去看啊!!!我们教官拱了5排的大白菜啊!!!!”
“什么卧槽?!!!那么刺激??”
“我跟你讲你最好关注教官亲友团吧,这次军训的几个教官包括那个一起来的军医小姐姐都是一伙的!!”
“我靠??”

天冷加衣
军训回来画风回不来了。。。。

p2是谁我就不说了反正也不像。。。

文手自虐15题

九陌:

这个好棒!先码着


你的铃堡:



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。




1 日式轻小说翻译风与西方经典文学翻译风的完美结合。




2 找个拥挤喧闹的地方,如球场看台,学校,地铁等,用手机描写一段清冷/孤独/荒凉/宁静的场景。




3 十分钟创世。至少包括完整的风土,政治,地理,宗教设定。试着让这个世界有趣。




4 十分钟造人。至少包括完整的性格,外貌,身世,职业设定。试着让这个人物有趣。




5 细致描写最让你不适的生理体验。




6 写一个像梦的梦。




7 以精神障碍者的视角写作;尽可能表现出深藏于正常之中的异常。




8 任选一个主题,认真进行200字以上的创作。至少24小时之后,动手修改它。将初稿和修改稿展示出来比较一下变化。




9 阅读红楼梦30分钟以上,之后立刻用西方翻译风翻写你读到的一段情节。




10 虚构一个合理地改变/影响历史的重大事件。以日常生活入手,展现一下这个事件对历史,社会与人们思维产生的影响。




11 以两人对话为主,辅以尽可能少的神态与动作描写,进行300字以上的创作。试着让你的人物鲜活起来。




12 二十四小时之内,构思出一个双线叙事,情节波澜起伏的故事。写出大纲。




13 创造一个让你真心喜爱的角色。然后,用你最讨厌的特质毁了他/她。




14 在一个300字以内的片段里,展现给读者尽可能多的有趣信息,让他们对背景,情节,人物设定摸不着头脑的同时,不至于被大量陌生设定与信息干扰阅读。




15 写一个短故事。让你的读者这辈子都不会忘掉它。


【伽小】战神竟和一把枪争风吃醋??!

一个关于阿小学习新技能的故事
又关于被枪砸到脑子是什么感受
依旧是砂糖小甜饼
糖真好写
是军训脑洞恩。。。
我流伽小√
错字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大家不应该局限于现有的能力,我想你们各自都还有尚未开发的能力,”校长站在训练场的操纵台前,把手放在身后,眼神从前方站立着的五位超人脸上扫过,“弥补不足,是你们应该做到的事情。”
就和其他老师一样,校长也一直唠叨着,重复着同一件事情。
就和其他学生一样,超人们表面上认真,心思早就飞出去了。
“……你们回去吧。”
面对一瞬间空无一人的训练场,校长叹了口气,摇着头关掉了电闸。

“这就是你要练热兵器的理由——?”伽罗捏了捏下巴,一脸难以置信。
眼前的人点了点头,并没有给予多余的回答。
“小心你听我说,”伽罗将他再拉近了些,眯起眼来。看了看他却又低下了头,似乎是在考虑如何继续说下去,他知道自己的搭档并不是那种因为别人一句话就放弃自己想法的人,但对于他所追求的事物,伽罗并不赞同。
“现在的你已经很好了,不需要再增加什么新的能力了。”伽罗扣了扣眉毛,说到。
“不够。”小心同样眯起眼来,用暗红色的瞳仁盯着他,言语中满是坚定。
伽罗并不赞同。
“这么说吧,小心,”伽罗拿起桌上的枪,扣下扳机朝着远处的靶子开了一枪,“只是一枪,一发子弹,对身体的作用也是很大的。”
回以一个冷漠的表情并且没有做出任何行动。
伽罗叹了口气,有些哭笑不得。搭档的三无属性有时候真的非常有用,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就能够轻易地反驳自己,尤其是这种反对他的时候。
将枪递给他,伽罗说道“试试看。”
小心翻了翻手,手里的枪就和普通的枪没什么两样,虽说这之前并没怎么接触过热武器,但身边杵着个随机人形炸弹,加上分身里有个不安分的小鬼,难免还是要和火药打打交道。
抬起手,小心对准枪上的准星和靶子,刚准备开枪就被伽罗拦了下来。
“姿势不对。”伽罗压着声音,将小心手臂摆正,又将他另一只手也搭到枪上,“初学者没想着骚操作。”
“?”小心一动不动地仍有他摆布着身体,肩膀高度,双脚间距,握枪姿势,每一个细节似乎都有很大的问题,伽罗调整了半天也没让开枪。
见他眉间出现了弧度,伽罗再叹了口气,“别着急,不好好摆姿势会受伤的。”说着将他转过来看自己的头又扭了回去。
一手托住小心拿枪的手,伽罗从他身后环住他,再双手将他的手抬到正确位置。下巴抵在他肩上,比划着眼,准星,靶子,三点一线,和必须抬平的双臂。
很稳的一枪。
丝毫不差,远处靶子中心多了一个痕迹。
就算有伽罗协助端枪,小心还是感觉到了手心传来的震动,子弹飞出去时所产生的后坐力。
“自己可以吗?”伽罗松开双手,退到一边问到。
“嗯。”
“朝那边开枪就行。”伽罗伸出食指,圈了圈对面立着靶子的一大片地。
觉得我打不到靶子?
小心的学习能力还是非常的强大,在伽罗的指导下,每一个细节都做的和上一枪一样。
透过准星看向靶子,小心深吸口气,闭了闭眼。
扣动扳机。
后坐力比相像的要强得多,绷直的手臂仿佛受到了迎面而来的撞击,钻进子弹飞出时心头的那一丝松懈的缝隙,顺着手臂一下子传递到了身体,重心立刻偏移。
还没等站稳脚步,突然就被人托住了背后。
伽罗松了口气,歪着头说道“小心点。”
“…嗯。”

伽罗匆匆从小卖部跑回来,将手中冰得结实的矿泉水递给自己搭档,忍笑道“摁一摁。”
小心别过头没有理会,额头上的淤伤隐隐作痛。
伽罗抬在空中的手顿了顿,哭也不是,笑也不是,“只是被枪打到头了啊…”转身坐到他身边,将矿泉水抵在他额头上顶了顶,低声说“别难过啊,才几个小时啊,不错了。”
小心接过矿泉水捂在头上,却仍旧不去看伽罗,像是一个犯了错不敢面对长辈的孩子。
“呐,其实,不用好热武器也没有关系啊,”伽罗抓着脚踝摇晃着,“也不还有我嘛——”
小心回头看向他,默不作声,红色的眸子里有蓝色的光斑窜动。
场景里一时安静了,他的双眼泛着清澈的蓝,却又揉进了阳光的璀璨,印着自己清晰的轮廓。
“战斗到老吧。”
算是尊重这第一次接吻,更多是怕看见对方的眼睛会乱了心跳。

【伽小】又是日常。。






总之回来的时候是非常累了。

累到要坐车回家。
小心抓住伽罗的衣服扯了扯,将那人放在“司机如何开车”上的注意力拉了过来。
摇晃的车厢里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人,因为开了空调,窗门紧闭。
空气里充斥着奇怪的,令人作呕的味道。无法忽视,闷在其中实在不是什么好的感受。
离要下的站还远,近乎是终点站,宅家的位置也并不是在站牌周边,下了车还得走上十来分钟。
“我睡一下。”小心说道。
“恩。”点点头然后看着他倚在窗户上。
脸凑近了那偷偷打开的窗缝,小心短短的呼吸着,车内的空气实在让人难受,从窗外灌进来的暖风此刻到不再那么燥热,甚至有点清新的意味。
为此坐在了偌大的车厢后排。
大概能睡三十来分钟吧,伽罗想着。
能在晚上睡觉的时间段之外看见睡着的小心实属不易,这种毫无防备的姿态,太少见了。

“靠过来。”在小心第二次磕到窗框后,伽罗无奈的笑了笑。
他揉着额头上的酸痛,少有地露出了烦躁,将额前的几捋碎发向后梳去,小心低了低头,说道“不用了…”
将一直停留在少年身上的眼神收回来,而后像是没了目标一般,目光到处乱窜。
伽罗抓了抓脸,为刚才的言语尴尬地咳了几声。

空调的声音是小小的轰隆声,车尾的水滴了一路。车头一个穿着西装却一头绿的男人正讲着电话,时不时激动地挥动手臂。
平日里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,此刻却想要分点心。
可心跳的声音还是让喉咙有些干燥,瞄了一眼靠在自己手臂上的少年后迅速移开视线,伽罗在嘴里蓄起些口水,想要润一润发痒的喉咙。
在熟悉不过的一个咽口水的动作,却险些把自己憋死。
看样子睡着了吧…
伽罗蹭了蹭鼻子,手不自主地抚了把脸,脸上果然是热热的。

走过的路还是路大可再走一次